凤凰牛牛 > 槟榔产地 >

胶水收购价30+)

      下游需求乏善可陈,橡胶供应一直是行情炒作的焦点。此行调研在于全面了解当前云南地区橡胶产能以及加工生产情况,了解胶农割胶的积极性以及云南地区天气等情况。

      实地走访和专业人士访谈为主,对国内天胶产业链上游各个流程节点都有所涉及,重点包括云南地区天然橡胶种植开割情况、天气状况、胶农和胶厂的生产状态、东南亚主产国的天胶生产概况、天胶销售与贸易、非标套利等相关内容。

      云南产区近期全乳胶收购价格约在9.5-11元/公斤,标二胶原料收购价格在9.2-9.4元/公斤。西双版纳地区近期几乎每天下雨,个别区域有大暴雨,影响割胶进度。国营农场开割面积已达8成,但民营农场开割面积在5成左右,主要因原料价格偏低打击胶农割胶积极性导致。据悉,因槟榔、香蕉等水果价格较好,部分民营胶林的工人转向其他工种。不少民营工厂收购原料显不足,部分工厂推迟生产。但从产区胶树表现来看,长势良好,无病虫害发生,预计随着产区开割面积的扩大,产量将增加。

      该胶厂在云南、缅甸都有胶园及橡胶加工厂。该胶厂主要生产SCR5/SCR10/TSR9710,年产2万吨左右。由于割胶环境较为恶劣,割胶工作辛苦、危险,云南版纳地区割胶主要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年轻人多外出打工或做其他工作,当前割胶工人月均收入在3000元左右。周边柬埔寨、缅甸、老挝等地的橡胶成本较低,主要在于其人工成本低,对于国内胶价形成制约。

      第一种是直接用胶桶收集起胶水后,统一送到二盘商,集中送到收胶点,这种方式收起来做出来就是WF,主要是交期货用的。

      第二种方式,胶农每天收胶后,用凝固器,兑甲酸凝固成胶块(橡胶偏酸性凝固,偏中性、碱性就呈现液体状态),凝固成胶块之后,直接送到加工厂,通过加工生产线,做成干胶,然后根据做成的干胶结算给胶农。刚割下来的胶水分子链不稳定,放置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充分氧化、熟化,做出来的产品的指标,就比较稳定,加工成干胶成品,再跟胶农结算,一般9200-9300元/吨(干胶)。

      第三种方式,胶农每家每户量少很零散(500-1000kg),加工厂加工出来的质量很不稳定,参差不齐,波动性很大。还有一种二盘商就是把这种收集的胶块加工成绉片,集中200-300t一次性送到胶厂,胶厂过个泵测一下水分多少,直接结算给二盘商。这种方式是近三年比较流行的。逐渐的向老百姓推荐,让他们慢慢过渡接受这种状态。从胶农角度来说,减少一部分运输成本,从胶厂角度来说,加工出来的干胶质量比较稳定。这种方式原料成本在9400-9500元/吨(干胶)。

      胶厂直接对轮胎厂,先款后货,100%款项。根据轮胎厂的订单,不同轮胎厂要的指标不一样,要根据各个轮胎厂的指标来料加工,选择原料,加工订单,加工成本行业来说普遍在1000块左右,盘面价格打下来以后也就影响胶农的割胶积极性。(轮胎厂的原料库存一周-半月)

      另外,调研过程中了解到周边某些民营厂不开工,由于质量不稳定,没有稳定的下游市场客户,销售压力大,产能过剩,后期会有部分民营厂逐步被国营厂并购或者租赁。

      当地某胶农,种植橡胶已23年有余,千亩胶园。胶价持续低迷导致招募割胶工人困难(熟练工多为40-50岁),此类橡胶园有改种其他经济作物的打算。我们到山上的胶园实地考察胶树生长状况并体验割胶的过程,环境恶劣,割胶都是夜里就上山,蚊虫、蛇等很多,非常辛苦。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胶农会越来越少,胶农表示,割胶3天不如去采茶叶1天。

      由于单个农户每天的胶水量少,普遍在两三百公斤,这样胶厂不便于加工,不但工作量大还不好控制质量,因此就有一部分人在各个割胶聚集的地方设置收购点,直接以称重测干胶含量的形式收购农户的胶水,把零散的胶水集中起来送到橡胶厂。

      胶水的价格跟随上期所的走势每天都有调整, 6月4日该收胶点胶水原料收购按干胶结算价在10-10.2元/公斤,加工厂收购价为10.3~10.5元/公斤,目前胶水的干含量在30%左右,利润空间不大,胶块收购价在8.5~9.5/公斤,平均比胶水价格低1元/公斤。胶水当天收购,当天出售给加工厂,近期一天的平均收购量7-8吨,最多约10吨,收购量较去年减少近一半。前来送胶的胶农均表示价格较低,生产积极性较低,同时表示胶水价格在15元/公斤以上时,割胶生产的收益才相对可观(2011年最高,胶水收购价30+)。目前价格处于低位,仅仅维持生计,割胶积极性不高,割胶一天,收入在100-200左右算是好的了。

      某国营胶厂,总产能12万吨,是当地最大的天胶加工厂,共3条生产线条水线条混线。该加工厂近期基本满产运营。

      该厂负责人表示,今年东南亚印尼苏北省发生了3次落叶季,导致其产量会比去年降低,而国内今年开割早,产量有所提升,但由于胶价低,胶农割胶的积极性不高。海南更甚,部分加工厂甚至处于亏损状态。该负责人还表示,预计今年国内橡胶产能不会超过70万吨,一方面由于海南产区的减产,另一方面若目前版纳胶价继续低迷,胶农就会继续减少割胶量。

      国内天然橡胶种植园大体可分为三类:一是农垦等集团系统胶园,如海南橡胶、云南农垦、广东农垦、中化国际等;二是民营中等规模胶园,规模一般在几百亩至数千亩;三是小微胶园,以家庭种植为主。其中,农垦集团和民营中等规模胶园需要雇佣工人割胶,并采取割胶分成的雇佣模式。

      目前上海期货交易所国产全乳胶可交割品牌有海南农垦的“宝岛”、“美联”、“五指山”,云南农垦的“云象”、“金凤”、西双版纳的“中化橡胶”、”曼列“广东广垦的”广垦橡胶,共计 8个注册品牌。凤凰彩票官方平台以此计算,2018年截至6月8日可供交割的数量有 44.81万吨。

      从国内天然橡胶种植情况看,胶树种下去7-8年开割,2年后产量高位平稳,目前多数能割20-25年,农场管理好的线多年。一般来说,农民的割胶意愿是直接受到市场价格的刺激,国内06-07年是橡胶种植高峰期,按照胶树成长周期,直接导致2016-2017年橡胶价格最低。周边国家比如老挝、缅甸的橡胶种植面积是在最近几年才上来,胶厂多数是国内的人在做,由于生产成本低于国内很多,走私胶片赚取差价的现象一直存在,但量不是很大。

      每亩胶林种植 33—40株橡胶树(农场标准33),单产在 60—120公斤/亩不等。其中,海南亩产偏低(受台风影响大),在 70—90 公斤/亩,而云南单产较高,可达100—110 公斤/亩(1吨/十亩)。新凤凰目前部分农场被征地,空置或开发地产。

      干旱或雨水对于供应基本上没有影响,严重干旱或雨水过多才会略影响到胶产量。另外影响供应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白粉病的发生,在3月中旬发新叶子的时候如果连续阴天不出太阳,胶树就会得白粉病,需要喷硫磺及时防治,否则会传染,叶子落光重新长出的时间为两个月左右。2017年因白粉病推迟开割一个多月,今年有10%左右的白粉病,影响不大。

      天然橡胶生产成本主要由三大部分构成:一是橡胶种植成本;二是割胶人工成本;三是加工运输成本。其中,割胶人工成本占总成本比重较大。由于种植相关成本和割胶人工成本的浮动性和区域差异性较大,这里很难给出一个准确的比例。

      根据版纳产区调研走访了解到的情况,我们可以对橡胶种植生产过程中相关投入费用进行估算(因地区和生产主体差异,土地成本及相关科目投入会略有不同)。

      橡胶园种植成本估算,版纳近两年橡胶树每年的平均种植成本为 360 元/亩(橡胶价格低迷,所以用的肥料都少了,2014年为425元/亩)。对于一些民营胶园来讲,考虑到贷款资金的利息因素,其生产成本会略高一些,而胶农自有家庭式小胶园的土地及相关投入成本会相对低一些,最低甚至可到 300 元/亩以下。

      假设海南、云南年均投入成本均为 360元/亩,产出分别为 80公斤/亩和 105 公斤/亩,由此换算的海南天然橡胶种植成本为 4500 元/吨,云南天然橡胶种植成本为 3429 元/吨。我们将每亩天然橡胶的种植成本投入与相应单产所换算出的单位重量生产成本做成了矩阵表,如上。

      割胶人工成本占据了橡胶成本的大半部分。割胶方面,国内三月初开割,11月停割,国内基本是三天一刀,行情好的时候也可能两天一刀(阳刀割1/2,阴刀高处药水刺激割1/4)。割胶看天气,傍晚六七点及凌晨割胶,上午九点前收胶,十二点前交至收胶点。下雨天不割。由于最近几年管控严格,须有砍伐证才能砍树,所以存在少量的弃割现象也都是隐性。除一些家庭式小微胶园由胶农自主割胶外,中等规模以上(千亩规模)的胶园一般都采取雇佣工人割胶的模式,熟练胶工隔天割胶,每天可以割10亩胶,看出胶量结算。一般来讲,割胶收入基本是五五分成或六四分成(原来胶价好的时候是三七,工人拿3,胶农拿7;行情不好的时候,五五分成工人也难找,卖胶收入的六成要分给割胶工人)。

      由于这部分成本和胶水价格直接挂钩,所以割胶人工成本的浮动性较高。以当前 10元/公斤(6月3日)的胶水折干胶价格来计算,每吨干胶中分给割胶工人的成本在 5000—6000 元/吨。

      新鲜胶水收割后,会加氨保存,以防止凝固。之后,经过胶水收购点(二盘商)送往橡胶加工厂。原料胶水被送到加工厂以后,牛牛平台app要经过凝固、压皱、造粒、干燥、称重打包等一系列加工过程(不同胶种生产工艺有所不同)。考虑到工厂设备、电力、人工、管理、财务等成本,再加上部分运输费用,如果工厂交货,那么这部分成本约在1000~1200元/吨。如果昆明或者上海仓库那就要再加上相应的物流费,到昆明200左右,昆明到上海500左右。

      谷贱伤农,天然橡胶产业本质上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当胶价低到一定程度时,势必会降低种植和割胶意愿。凤凰彩票计划

      以目前产区 10 元/公斤的胶水折干胶价格 11200 元/吨来计算,割胶的人工成本在 5000—6000元/吨,这里取最大数值 6000元/吨。假设海南、云南种植成本均为 360 元/亩,那么种植成本情况分别为:

      理论上来说,当胶水收入-人工成本种植投入等前期成本时,种植亏损,胶农或胶园主种植意愿将会降低。但橡胶树是多年生植物,其生长和生产周期较长,前期投入成本较高,一般不会因为短期胶价过低而轻易弃割或砍伐胶林,特别是对于中等规模胶园和农垦集团来说,更是如此。

      种植效益不佳的时候,胶园主往往会采取一些应对措施。其一,pk10降低种植上的成本投入。其二,降低割胶频率。其三,惜售。他们会将原料转为库存,储存一段时间(最多三个月)。但是,储存条件等因素会影响产品质量,储存过后的原料胶只能做成标二胶,其售价较全乳胶略低。其四,翻种或改种。这主要是针对胶龄较大或新种的橡胶树,一般胶龄在 35 年以上和 3 年以下,而对于正值高产阶段的橡胶树,是不会轻易砍伐的。此外,橡胶树多种植在山坡和荒地,可替代种植的作物较少,改种短期内对胶水供应量的影响有限。不过,如果持续长时间亏损,或者亏损局面进一步恶化,特别是当胶水收入不足以弥补割胶成本时,那么主动弃割或砍伐胶林的情况就会大面积发生。胶水波动区间为[8,11],二盘商的利润至少为0.5元,当胶水价格低于9时,割胶积极性已经很低了,当胶水价格大于11时,超出企业目前收购胶水的上限,会激发割胶积极性全面开启。

      第一,橡胶近两年种植成本大约为360元/亩。假设海南、云南产量分别为 80KG/亩和105KG元/亩,其对应单位重量生产成本分别为 4500 元/吨和 3429元/吨。以 10元/吨的胶水折干胶价格和六四的割胶分成比例来计算割胶人工成本,再加 1200元/吨的加工费用等,海南地区天然橡胶成本为 11700元/吨,高于 11200元/吨的新胶价格,种植亏损;云南地区天然橡胶种植成本为10629 元/吨,种植仍略有利润。盘面10000-10500元/吨具有相对的投资安全边际。

      第三,橡胶供需结构改变周期较长。虽然由于当前胶价较低、胶农割胶意愿下降,天胶产量会受到一定程度影响,但是胶树潜在的产能仍然存在,当胶价回升或反弹到一定水平时,割胶意愿又会增强,潜在产能就会转化为产量,供给快速回升又将再次打压价格。只有当胶价低到一定程度,出现大面积弃种砍伐胶林的现象时,供需结构才有望彻底转变,胶价才能真正由“熊”转“牛”。否则,只能等待终端需求的跟进,以此来促使供需结构由过剩向平衡转变。但周期较漫长,或在 2—3 年。长期价值投资可于投资安全边际以下轻仓介入。

      天胶,这个曾经在期货市场上叱咤风云所向披靡的王者,纵使行情沉寂,但依旧活跃不减当年。愿你鲜衣怒马,赤子凯旋,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F